【叶蓝24H/16H】猫尾巴的弧度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感谢组织!

我的maya死线赶得我头昏脑涨【瘫倒

感谢各位老师的产粮,大家吃粮愉快^q^

码文的时候一直听着这首歌パピヨン 很适合码清新小甜饼或者画画的时候听wwww诚信安利各位老师看此文的时候也听听这首歌【疯狂安利.jpg

lo不能发了文章后再插音乐真是让人哇哇大哭TVT



-幼儿园文笔

-是块纯纯的甜饼




1.

猫尾巴和猫像是住在同一身体里的不同个体,总是不对盘。


猫尾巴扬起轻盈的弧度,左右摇摆的同时尾巴尖还不停的点头。


猫尾巴:“你看你看!我真的好快乐呀!”


猫:“卧槽!我不要面子呀?”


猫尾巴:“啧,面子算什么?舍不得面子套不到男票!”


>>>

这个中午总算不像前几天那样溽热了,阳光呈75度轻柔地压在45度忧伤仰望天空的少年身上,风带起来的热气中夹杂着清冽的酸涩气味在鼻尖萦绕。


“啊!大春,你吃橘子居然不剥白丝!”


“不剥啊,这个白丝有营养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活得太养生了吧,老头子吗?”


少年的单薄的身体突然一颤,终于从45度角忧伤的状态中解除,双眼无神的望着打闹的同伴。


“大春,有个人比你更像老头呢。”


“老蓝!你最近真的很不对劲,你快醒醒!”笔言飞跳到蓝河面前摇着他的肩膀。


 蓝河挣脱笔言飞的摇晃,把头埋进臂弯里,“那个人,他说…他说…”他说了什么呢,让自己心里的螺丝拧不上了,就这样摇摇欲坠的。

 

 蓝河猛地抬头抢过大春手里的橘子塞进嘴里,好酸!9月份的橘子还很青涩,蓝河咬了咬后槽牙,“咳,那个人他对我说,他很喜欢喝汤,哈哈哈像个老头一样吧,唔…他还喜欢会煲汤的人,正好我会煲汤,所以…”


“所以,他觉得你煲的汤太难喝你没卖出你的汤谱安利吗?”系舟挠头。


“靠!你这什么脑回路哇?”笔言飞摇晃着系舟的脑袋。


“所以,他这个喝汤的老头子喜欢你这个煲汤的人,而你不知道怎么回应是吗?”大春冷静分析。


“不…呃…对的,而且那个人你们也认识,就是和我同一个社团,总在我们教室闪现的,叶修。”


“哎呀,老蓝,我还以为那个喝你汤的是女孩呢!”


“你到底在听什么啊?”


“这个嘛,虽然我没有这种经验…但是……”,同伴的插科打诨和大春的分析被远处的上课铃声打断,大春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先去上课吧”


“我们也上来太长时间了吧”


“是你提议上来吃饭的吧,风那么大,沙子都进饭里了。”


“这也怪我?”


 同伴的声音在楼道渐渐消失,蓝河靠在天台的门上,天上那个像在抽烟的猫摇曳着把时间带回那天,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站在洗碗池旁边洗着碗,突然就将身体贴过来,望着他的双眼,语气却又像是唠家常一样的说“小蓝你煲的汤真的很好喝啊,不如我们在一起吧,哦,我说的在一起就是谈恋爱那种,以后我也一直想喝,啊,其实我也有拿手菜的,我们可以一起交流下做菜心得是吧?”

 

身后的电视里在播放新闻,叶修的家人在聊天,猫咪在脚下打转,眼前的人在跟自己告白。那一瞬间蓝河既觉得羞耻的无所适从,又觉得时间安定的仿佛自己已经跟他在一起很久了。


啊,这么日常的告白为什么又有那么正规的告白一个月回复期呢?


啊,如果时间线能跳跃就好了,直接去以后的时间看看结果。以后的时间…蓝河想到今天又有社团活动,肯定会见到叶修,要不然就不去了吧。


 2.

叶修在社团开完会已经六点十五了,在走的时候顺便宣布了自己已经高三,以后都不会怎么来社团活动了,夕阳挤开盘踞在天空的厚重云雾翻滚着金色的鳞光落在这个社团室里唯一一个开完会就立马离开的部员的杯子里,叶修看着被夕阳映的波光粼粼的水,扶额摇头,那家伙……逃得也太快了吧,不记得今天本来要来自己吃饭了吗?

 

蓝河摘下热的被雾气氤氲的眼镜,大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太怂了!这样明显的躲躲藏藏有点欲盖弥彰了吧,而且居然忘记今天因为家里没人本来就要去叶修家吃饭的,可恶!又回去学校的话不是更尴尬了吗。蓝河摸到口袋里还有一个已经融化到一半的草莓硬糖,就像自己现在的心情,甜甜腻腻又黏黏糊糊,虽然讨厌这样拉扯不清的感觉,但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吧?

 

为避免可能在同一条路碰到的尴尬,虽然早晚都要见到,蓝河绕了另一条远路摇摇晃晃地和夕阳一起走到了叶修家。


叶修家的橘猫就蜷在门口的换鞋处,看到蓝河进来,抬眼斜睨了一眼打了个哈欠,头一歪又睡过去了。


“…………”


这么肥还高冷个什么劲啦!蓝河蹲下身搓揉着橘猫的肥脸,然后上下其手撸遍了全身,橘猫依然睡得安详喵都不喵一声。


“看来蓝蓝还是很喜欢你的嘛”


头顶是自从那件事后就与之没多少次对话的声音,看起来也是刚回来没多久,头发有点乱糟糟的。蓝河觉得橘猫的名字“蓝蓝”一定是叶修故意的,叶修就两手一摊“巧合吧,这名字叶秋取的。”


叶修也蹲下身子,“你看它的尾巴,虽然它还是在睡觉的样子没什么动静,你摸他的时候尾巴尖却一直在左右摇啊,喉咙也有发出很小声的咕噜咕噜。”


蓝河戳了戳蓝蓝的尾巴尖,“这动静也太小了吧”


“不小了吧,你撸它尾巴它都没咬你,可以说很爱你了。唔……有些人也是这样的吧,心里也许有很多想法,但只有尾巴尖表达出来了。”叶修伸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走吧,去吃饭。”


蓝河觉得这个有些人指的一定就是自己了,这个人……太恶劣了!看着那个背影,蓝河不禁比了个中指,叶修猛的一回身,哎呀卧槽!被逮个正着!

 

3.

玻璃盘上乘着西瓜和汽水,拿的久了,盘子的边缘硌的手有些疼,冰凉的水珠沿着不规则的轨迹,淌过手臂再碎落在地上。蓝河吃完饭准备和叶修母亲道别的时候却被拜托送西瓜上去,于是现在的自己就靠在叶修房间的门外,叶修和叶秋讨论关于高考志愿的声音偶尔飘落到他耳朵里。


感情是一条棉线,有些结是别人打的,有些结是自己打的,蓝河想这个结大概是自己打的,他在担心那些不久的将来,关于志愿的不同,可能到来的异地。想着如果不能持久还不如最初就不要开始吧,这样的自己是过于怂了,但是像蝴蝶一样轻盈的东西就算飞走了也很难察觉吧,自己却还不知道抓住蝴蝶不让它飞走的方法。


手上的沉重感越来越明显,蓝河干脆放下盘子坐在地上,嗯……如果5分钟后他们还在谈,就直接进去吧。正想着耳畔传来了开门声,抬头是叶秋充满问好的脸和叶修似笑非笑的脸,蓝蓝从房间跟着出来在蓝河脚底下打着转,蓝河一个激灵,立马立正站好,“啊!那个,我是来给你们送西瓜的。”

 

叶秋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游移了一下,伸手拿走两片西瓜,“我够了,剩下的你们两个进去吃吧。”


“是啊,小蓝同学之前不是还说有几道题解不开要问我,进来我给你讲讲呗!”叶修笑的开心。


看着这张脸,简直让人忍不住一爪子挠上去!蓝河抱起脚下的橘猫,“上!挠他!”

 

墙上挂钟的滴答声,空调轻微的震动声,可乐气泡的哔啵声,还有少年睡觉时香甜的呼吸声,叶修洗完澡进来看到的是蓝河就这么睡在作业上,蓝蓝蜷在少年怀里睡得舒服,叶修拎起橘猫扔到了门外,拿了床薄毯给蓝河盖上。这家伙,从进门开始就没跟自己说几句话埋头做自己的作业,现在却在梦里笑得蛮开心嘛。


少年的发尾有些长了不安的卷翘起来,拿手也抹不直,在这个年纪本来就算单薄的骨架因为趴着睡更显得瘦削,叶修戳了戳了蓝河的脸颊,拨了拨蓝河的睫毛,手指停在少年的嘴角旁,还能感受到鼻息间温柔的呼吸。如果现在吻他,他眼底会盛着什么呢?如果是以前,大概是曼妥思放进可乐一样的小爆炸,然后在自己脸上挠上几道红印。


 4.

蓝河发现自己变成了猫,而且是一直黑猫,他觉得挺满意的因为黑猫很酷!可是他不是很懂为什么都是黑猫了他却还满身膘,肥的都要跑不动了。蓝河已经撒开蹄子跑了好久,因为他看到一只长得很嘲讽的兔子,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本能让他追上去揍他。蓝河一直追一直追,路过了铺满紫罗兰的国家,天上下着可乐的小镇,镀满银色羽翼的道路,摔进了西瓜泥潭里,爪子上都沾满了西瓜籽,蓝河不爽的把西瓜籽甩到了兔子身上,兔子把西瓜籽拿下来放进嘴里吧唧吧唧吃掉了,“谢谢你送我的礼物!”


“谁送你礼物啦!”蓝河不爽的腹诽。


蓝河见兔子终于停了下来,猛地一跃扑到兔子身上给他来了几拳,不对,是几爪。


“都怪你!”蓝河怒吼!


“怪我什么呀”兔子两爪一摊


“因为你,我走路的时候想着那些破事鞋子都溅了一脚泥。”


“可你现在是猫呀”


“因为你,我社团活动都翘掉了好多,有时还要绕远路回家,早晨的闹铃忘开了,U盘也不见了,而且居然开始掉头发了!”


“就算是猫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呀”


蓝河揍得正开心,脚下的泥土突然开始松动,出现了一个蓝色河水的洞。


“哇!这啥!”蓝河吓得抱紧了面前的兔子。


一兔一猫被河水轻柔地送到了洞底,兔子拍了拍蓝河的头:”别生气了,你看,花都开了,我们都要结婚啦!”


大春喵系舟喵笔言喵都跑过来喵喵的祝福,卢瀚兔蹦过来舔了舔蓝河的毛,动物们都在忙碌的准备婚礼。


 蓝河眨了眨眼,彩虹色的泪水啪嗒啪嗒坠落而下,“呜哇!我不要和嘲讽脸的兔子结婚!”为什么眼泪回事彩虹色的蓝河也管不着了。


“哥哪里是嘲讽脸了?我变成人形不知道多帅。”


周围的动物都起哄要兔子变成人形,只见兔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巨大的帽子,蹬着腿艰难的爬了进去,蓝河看着起哄的大家,心里也有一点小期待了。


 轰的一声,粉色的烟雾四起,卢瀚兔吧嗒吧嗒的搬着风扇把烟雾吹散了,一张脸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个眼睛,这个鼻子,这个笑容。


 啊,是叶……!


是叶修!蓝河一下睁开了眼,眼前是跟刚才在梦里一模一样的脸,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不过因为最近学习任务加重,多了一副黑眼圈,蓝河现在的脑子比浆糊清晰不了多少,伸手戳了戳对方的黑眼圈,从指间传来的温热触感让蓝河一下跳了起来。


“小蓝刚才做了什么梦啊,笑得那么开心,跟哥分享分享?”叶修看着眼前一惊一乍的少年,想刚才幸好没亲上去。


蓝河稍微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梦,瞬间脸红的比放在桌上的西瓜都红,这破梦怎么可能笑得开心只想哐哐撞大墙好吗,不对,揍叶修兔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蓝河摸了摸下巴:“刚才在梦里揍了你一顿,是挺开心的。”


“看来你的梦里果然有哥啊,那我也挺开心的!”


  这人?!


“那你好好开心着吧,我得回家了。”蓝河打着哈哈。


 “唉好吧,注意安全”叶修起身揉了揉蓝河的脑袋


“……嗯”蓝河知道叶修又在盯着自己看了,明明房间里的空调开得很低了,那束视线就像一把火种种进了身体,燃起来了就怎么也扑不灭。


“那个,其实我在梦里送了你个不怎么样的礼物,可你居然给吃了还说好吃哈哈哈哈”蓝河觉得那把火是把自己烧糊涂了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胡话所以还是溜之大吉比较好,“我真得走了,明天见吧”


蓝河走后,叶修抓住进来找被借走饭卡的叶秋,“弟呀,帮你哥支个招吧——为了你哥将来的幸福生活!”


 5.

蓝河一个星期没见到叶修了,今天上午去社团准备活动的时候,他突然想到,真的有一个星期了,虽说这段时间一直躲着他,但每天还是能从想得到或想不到的地方见到他。风穿过少年的头发,今天是个好天气,平常的话会和两兄弟约着去打球。


可是自己这个星期已经没有在躲他了,上次回家后和自家妹妹推心置腹探讨了一番感情问题,被大力教训了一番“你现在不答应就是浪费你身为学生的资源你造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渴望你们在一起吗?”“两个人相互喜欢不在一起就是犯罪呀!”“我那么喜欢他家的猫你居然不能拐过来太失败了吧”“反正除了叶修我不会接受其他女人,或男人的!”除了谈心,蓝河还借了妹妹宝贝的耽X漫画进行了一番学术研究。


蓝河觉得这个结也没有那么难解开,不过是一些被冠冕堂皇的理由装饰了自己纠结的心理。但是他已经那么久没看到叶修了,答复期快到了,对方却像忘了这件事,而且这个星期他还收到了好几封要自己带给叶修的情书,想到这,蓝河又回到自己的教室,往自己的桌柜里看了看,居然又有一封新的。


蓝河想起了之前在天台上为了鼓起勇气时抢来大春吃下的那个橘子,真酸啊,还很涩,他一点都不喜欢吃。但有了气泡的碳酸橘子饮料,他还是非常甘之如饴的。


蓝河到叶修家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停电,很久没用的风扇吱吱呀呀摇晃着脑袋,两床席子铺在地上,叶修坐在凉席上穿着白背心短裤衩手里拿着竹扇一边扇一边啃哧啃哧的啃西瓜,唉,真是不修边幅。蓝河对此报以嘲讽。


不过自己的形象也不算好,一路小跑过来的气喘吁吁,被汗浸湿的头发与衬衫有些狼狈。


蓝蓝蹲在风扇前,毛吹得纷飞乱舞,难得发出了喵呜的声音。蓝河也一屁股蹲在了风扇前,一人一猫,吹得惬意,窗外的蝉鸣声也显得没那么聒噪了。


"小蓝学弟,你是专门过来挡我风的吗?"


“其实我是来送东西的“,蓝河把几封情书放到桌上。“喏”


“没想到你也能这么受欢迎呀?不错加油努力,不过这几封信的字迹总觉得有点相似不是我的错觉吧?”


“大概是喜欢我的人性格都差不多所以字也差不多吧“叶修一本正经的胡扯。


“这样啊“蓝河干脆躺在了凉席上,双臂交叉枕在脑后,“不过叶修学长,我想发表一个看法。”


“请说”


“谈恋爱嘛,一个对象就够了。既然你有了我,情书什么的是不是该直接丢了?”


“嗯,我同意”


“那小蓝学弟吃西瓜不”


“吃!“蓝河撑起身子,一口咬了上去。


啊,真甜。



-Fin


 

你知道夏天一定要做的事什么吗?

 

“吃西瓜?吹空调?打篮球?”

 

“你漏了一样…………逗一只叫蓝河的小猫”

 

“…………叶修,小心我挠你!”

评论(8)
热度(143)
© 糖霜法(๑•́ ₃ •̀๑)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